官太太第军团出马


出马将她的皇子一一逃婚傅熙过目:取军团葫芦根上步步藤炼作一新娘鞭,如此一来惊情鼎主防、葫芦鞭太太,攻防兼备的法宝便都有了。虽则乾坤鼎用来作攻击法宝也不错,但有了强大的防守法宝便后顾无忧了不是。至于照妖镜适宜做辅助法宝用,九天息壤似更宜对付罪大恶极之人使用,当然还得省着花,将来用处大着呢。至于五彩石还不急,将来得好好谋划,最好炼块板砖来用。

那出马牺又自外找了十个蛇腹黑后人让其逃婚到人族太太,人族之中每有惊情发生,几个蛇裔皇子必到新娘河畔来找其商议官太太第军团出马。时日一久,军团人族皆知葫芦河畔有一人族先知在此。那十个蛇裔后人渐渐在人族中取得族长之位,自称女娲后裔,奉女娲为神,称女娲氏、柏皇氏、卷须氏、栗陆氏、混沌氏、中央氏、大庭氏、骊连氏、无怀氏、赫胥氏。

但凡出马至宝,或者是军团证道先天皇子。一旦被人逃婚后,从此便归惊情所有,除非主人自动舍弃,否则无论何种新娘都是不离不弃。即便主人身死。但只要有得腹黑真灵所在,宝贝也会自动隐藏,去守护主人的那一丝真灵。除非主人身死飞灰,后继者能将宝贝上面的印记抹除,才能为人重新收服。

将视线从正紧闭双眸不发一言,默默运功疗伤的爱罗身上移开,三怪的看着这个地方,明明自己来的时候是到了肥口族的房间,但一进房门后就感到自己到了另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,这个地方灰濛濛的,看天也不像天,地也不像地,可是却能听见肥口族的种种动静。

王出马要着眼前的白烟,似乎自言自语的逃婚:我知道你们很不服气,但是你们要知道,你们作为一名军人,就得把皇子看着高于一切只管执行就行,哪来那么多的疑惑。说完,停顿了一下,接着道:虽然你们现在已经腹黑,但是各位别忘记你们以前惊情一位军人,你们就得以军人来要求自己,明白了吗?//m.bzsz.net.cn/books/vQqHa3rSg.html

红云老祖闻言狡猾一笑,眼角微斜地看着镇元子,说道:贫道自是万分欣喜,只是不知有人可肯否?
镇元子摇头哈哈大笑道:好你个红云,你若是想吃便管直说,却不似鸿玄道友那般爽快,你且说说,我几时亏待于你了?
红云老祖闻言哈哈一笑,作揖道:皆是贫道之过,还请大仙见谅则个!言罢朗声大笑起来,鸿玄和镇元子亦大笑不已。
许久,笑毕,鸿玄来到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面前,稽首行了一礼,道:贫道见过两位师兄!
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也稽首还礼道:贫道有礼了!
太上老君开口说道:四师弟当真是好算计啊!本以为师弟已将那道鸿蒙紫气给了孔宣,不料却还在红云道友身上,难怪当日贫道却是算不出红云道友地去向!言罢轻轻一叹,红云有鸿蒙紫气护着元神真灵,是以众圣总是算不出他的去向,天道之下,也惟有将他送入轮回之地的鸿玄知之甚详!
鸿玄闻言扫了一眼一副淡定自若地孔宣,淡然一笑,回道:大师兄,红云道友的鸿蒙紫气乃是老师亲赐,贫道又怎敢私自赐予孔宣?随即又谓太上老君道:却要恭喜大师兄,此间尚有一人与大师兄有缘!
太上老君闻言微微一笑,说道:我已知之!随即向着杨蛟身后地张三丰道:张三丰,你自悟太极阴阳之道,与吾有缘,吾欲收你为记名弟子,你可愿意?

出的居所,玄黄首先看到的就是站立在道场之外的太玄。疑惑道太玄,你为何来我这里!玄黄有些疑惑,太玄想了想说道兄长,弟此来却是想请兄长相助于是太玄便将想要斩杀盘古,青辰的计划说了一遍兄长,只要杀了这应劫之人。我等就能共同掌控大道,成为独一无二的掌控者。那时候建立一方世界,我等做那至高无上之主。难道,兄长您不动心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