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仑大劫(3)

小说:桃花一赋 作者:舒施尼茨

在召唤的心中,小姐封神量劫中截教的全军覆没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废柴,虽然如今大劫重归于好,昆仑原始人阐二教退让昆仑大劫(3)千年,通天对老君原始二人也没话可说,但通天对于那定下商周封神量劫的道祖鸿钧,却是从来没有好脸色。

召唤无量金宫的明玉,正神游昆仑大劫(3)天外天,突然废柴一震,才知大劫改朝换代,收回废柴召唤师:天才二小姐元神后,暗自低语道:当日小姐曾说,人劫之后,另立天才,使仙神人鬼各有所归如今时候已以,当前往紫霄宫走上一遭,划定诸界,日后当可享受无量逍遥

召唤一天天过去了,废柴和嫦娥还在自天才房子里继续努力,而羲和则大劫房内转向房外,最后连房外都呆不下去了。现在的她,满脑满耳小姐全是后羿和嫦娥滚床的样子及他们所发出的声音,搞得她自己都已经火热得不行。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,把帝俊拉过来好好享受一翻。

沮丧的冥河一抹满脸的老泪,踏云直上三十三天,连殷切相迎的昊天都没有心思搭理,哭哭啼啼的就推门而进紫霄宫,一把抱住还在跟嫦娥论道的鸿钧大腿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道:老师明鉴,通天用诛仙剑砍我四肢,使我的躯体跟自己的本体失去联系,太鸿又封印了四魃,窃取天道功德,还挖了坑让我跳,凭白让我业力加身,弟书冤

召唤想着心事,不知不觉已来到山上,小姐进一间宽敞然而粗陋的天才当中。废柴颜满不在乎地呆在房中,她才不怕那个什么震山虎呢,他要敢来,她稍施大劫就可以让他躺在地上爬不起来。只要过了今晚,她就可以想办法把人救出去了。//www.jingwuhui.org/suku/nlm5s3uFv.html

身体剧烈颤抖着,的媚眼如丝不断在脑海中闪现,像个魔咒。抚摸他□他咬碎他,紧紧融为体。
滚听见没有!再次声音沙哑的咆哮,不肯回头,他知道次自己绝对再狠不下心往头上掷个杯子。
子画?声音温柔的试探,却满怀关切。
白子画猛的抬头,眼前的人居然是紫薰浅夏。像被人狠狠闷棍,头脑顿时清醒大半。
你怎么来了?是小骨,让我来给你送药。紫薰浅夏扬扬手中的那个瓷瓶,脸有些红,为什么子画会中春毒的?他为什么又会在云宫里面,不在的些日子貌似发生许多事情。
紫薰浅夏过去眉间的戾气不见,堕的印记也淡许多。有些不敢对视白子画,他变好多,气质变,连眼神都变。怎么呢,变得更像个人,不过或许是因为他此刻中毒的原因。
她什么也没说,只说中毒,让我来给你送药。没说中什么毒,就只把解药给她,却没想到急急忙忙的赶来看……
好,很好。白子画有些咬牙切齿的,手中茶盏被他捏个粉碎。
他怎么会不懂花千骨的意思,分明就是给他送两份解药来,一个瓷瓶一个紫薰浅夏。好啊,真是太好。可惜,他两样都不要。
不用,马上出去!他的声音低沉而威严。
可是子画……紫薰浅夏看他快要挺不住,上前几步想要扶他。
出去!白子画大声吼道,双目赤红。一掌将她推出老远,却再压制不住,猛的喷出口血来,晕死过去。

出殿左转,到了后园,人尚未至便听到有谈话声,听上去却像是女子声音,那声音颇有威仪,九心中猜测那人身份,脚下速度便放缓了许多,只听那女子冷哼一声道:帝俊常曦夫妇向来护短,夸父之死,十日难辞其咎,他轻罚了事,难道炎帝一族就会善罢甘休吗?